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水上中心主任韦迪做客华奥星空聊天实录(3)

2004-06-17 16:51     未知

(六)现在正在全力打造一支奇兵——男子划艇,如果这个在奥运会上获得奖牌的话,这可能是中国男子体能项目的第一个。

主持人:赛艇队是跟国际赛艇联合会的一个公司搞的合作项目,请了外国教练,是这样的吗?

韦迪:不光是赛艇请外国教练了,我们皮划艇也请外方教练,干得相当不错。特别是加拿大的教练马克,现在正在全力打造一支奇兵——男子划艇,如果在奥运会上获得奖牌的话,可能是中国男子体能项目的第一个。他现在的训练效果也不错。你刚才谈到了赛艇和国际合作的这个问题。去年我们是经过慎重的考虑之后,选择了国际赛联的下属公司,叫AB公司,实际上是国际赛联发展委员会主任搞的一个顾问公司。

由于当时聘请一流的赛艇教练已经不现实,已经是2002年了,真正高水平的应该是早都签约了,不可能辞去以后来中国服务。于是就请这个公司,由他来出面组织几个世界一流的教练来帮助中国,他们本身也都有工作,只能是不定期的到中方来实地指导,更多的是一种远距离的指挥。包括训练计划他们制定,日常检测,由中方检测之后,结果反馈给他们,他们再给提出具体意见。

主持人: 这会不会出现问题呢?他们遥控,对队内的情况并不是十分了解?

韦迪:你说得非常对。最后从实际合作的效果来看,应该说从进入冬训到世界杯赛的期间,这一段合作的效果是非常好的,使我们队的整体,对负荷的承受能力明显爬了一个台阶。标志是曾经按照外方计划,连续八天九天搞持续大运动量的训练,甚至达到280公里,这么远的划行距离,运动员坚持下来了,而且没有伤病。整体能力都有一个明显的提升。

这个过程当中,应该说已经开始存在问题了。主要是你刚才说的,外方是提供计划,中方来执行,训练必然需要根据运动员的实际情况做出必要的调整。这当中就出现了一种沟通上的不足。外方认为,你们修改我的计划,没按照我的计划执行。中方认为,我不可能完全按照你的计划来做。而且每次我们的计划改动了以后,通知了外方,但是并没有得到反馈。逐渐有了沟通上的不足了,有问题了。后来进入到六月份以后,外方已经通过某种渠道提出来了,希望终止这个合作。用他们的话讲,中方教练是一批渴望成功的人。

这种合作是有意义的,但是确实有些环节上需要调整,需要沟通。后期由于各自的任务多起来了,沟通的更少。所以我们在接到6月份的信息之后,也下定决心,按照外方提供的计划,坚定地走下去,打完世界锦标赛后终止合同,我们另外寻求新的工作方式。世锦赛应该说打得不成功。
主持人: 原来打算拿到五、六个奥运会资格?

韦迪:出发之前确定的是五到六张,实际上只拿到了两张。这个应该说是出乎预料,但是同时呢,也在情理之中。主要就是我们后来六到八周的训练,出现了明显的失误。这种明显的失误,教练员回来认真总结提出了十条,有几条是非常中肯,非常关键的。一个从主观上说,我们对整个训练过程的控制有欠缺,对这个项目赛前特征把握上有问题。比如说赛前没有坚持持续进行力量训练,没有坚持用测功仪作为体能上的一种把握,也没有合理地利用比赛段落来进行专项能力的培养。客观上,去年在千岛湖这个地方碰上了多年不遇的持续高温,连续四十多天,温度有四十多度左右。特殊的是去年缺电,一缺电之后,注定每天停电。这一停电没法休息,运动员如果休息不好的话,全都乱了。再加上自己主观安排上出现的问题,客观上天气出现的问题,最后造成了队伍拉出去了以后,在比利时,最后一次测验,这个测验表现出高水平,有几条艇按照测验的成绩来看,是历史新高。但是比利时以后,整个队伍不在状态。两个资格是怎么获得的?一个是张秀云,她去年没有随队一起训练。另一个呢,是女子的双人单桨,有一个人因病没有跟着队伍训练,因祸得福。

主持人: 有点荒谬了,跟着队伍训练的反而不好,你错过了这一段反而就好,这是为什么?

韦迪:这说明我们最后六到八周的整体把握上,出现了重大的失误。回来以后,当时我们马上召集教练组开会,一定要坚定自己的信心,打败仗不要紧,怕的是稀里糊涂。如果能准确找到打败仗的原因的话,反而是重新进入的起点。

(七)我们的赛艇队最大的梦想,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定要向金牌发起冲击。

主持人: 有网友问到,我们世锦赛后肯定进行了相应的调整,体现在哪些方面?

韦迪:一个是进一步充实了教练力量,重新明确了分工,目的是进一步使训练更具针对性,使训练更具可监控性。一个就是请周琦年同志,原来的总教练,作为教练组长负责女子单桨,重点抓好女子八人艇。另外请了湖北的高洪银,上一届奥运会国家队的总教练,负责女子双桨组,这当中,应该说一个是请张秀云归队,和国家队成一体,组成一个完整的双桨组,同时把中国的女子轻量级组抓好。然后每个人配上各自的助理教练,各负其责,各管一条线,各管一到两条重点艇,全力以赴打好最后这一段时间的备战。据我现在掌握的情况,目前的训练状况良好,我想,今年不会再犯2003年那种错误。他们会牢牢记住去年的教训。比如说这一次教练组除了正常训练思路调整以外,其中他们常讲的一句话就是,能力上的训练,必须一直持续到赛前,这个我想就是吸收了2003年的教训。思路非常清楚,一直到赛前也要坚持力量训练,只不过比重不同罢了。另外今年的冬训踏踏实实抓基础,目前全队应该说超过半数的人,都已经超过自己历史的最高水平。

主持人: 赛艇队,奥运的时候,有没有给他们一些夺牌夺金的指标?

韦迪:不用我们压,他们自己会给自己定位。

主持人: 一心都想拿一块奥运金牌?

韦迪:他们最大的梦想,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定要向金牌发起冲击,实现这个目标。当然难度应该说是很大,而且体育比赛就是你拿到金牌之前,你说得再多也不合适,现在你很难听到他们公开说,我一定拿奥运会金牌,但是他们自己是心里坚定这个目标,就是奥运会我想冲着金牌去,他们会全力以赴做。从目前所做的努力来看,已经有了比较好的回报。我透露一些目前他们的训练指标,比如说一个年轻选手,江西的金紫微,500米平均成绩已经划到一分四十秒以内了,这绝对是世界一流的水平。如果成为一个群体的话,离女子八人单桨艇夺牌还会远吗?当然最后这一段的把握也很关键,不能再出现去年这种失误。

(八)今后要在大众推广方面做一些工作。

主持人: 有一个网友提出来问题,中国的水上运动,好象在普通老百姓当中,了解熟悉的程度都有点不够,我们中心有没有在这方面考虑做一些什么样的动作呢?

韦迪:确实是这样,老百姓对此了解的确实不多。我们作为中心来讲,也会把这个工作当做今后中心很重要的一方面的工作。我们曾经这么来看待体育,或者是看待我们水上运动。我们常说人解决温饱以后,就必然想健康了,人达到小康以后呢,就会选择锻炼方式了。他达到全面小康了,他就开始走向海洋,走向湖泊了。他真正富裕起来了,那么他可能就上天了。这都是人类消费必然的结果。原来水上运动,器材相对贵一些,而且能够从事水上活动的地方,你没有交通工具是很难去的。现在来看,人们有车了,而且从一些大众休闲用的水上消费的器材看,也可以接受。比如说大众用的这种帆板六千元人民币,有车族花六千块钱买一个帆板,自己开车到海边去玩,完全做得到。还有大众用的赛艇,皮划艇,价格虽然偏高一点,两、三千块钱,但是我想今后会逐渐好起来的。

主持人: 是不是跟大家对这个运动的了解,喜爱的程度也有一定的关系?

韦迪:这是我们需要做的工作了,让大众更了解它,更熟知它,大众感觉到这是我可以参与的。我们目前的精力还放在奥运项目的发展上,但是逐渐要抽出精力来,要在大众推广方面做一些工作。目前做的,也都是组织一些非奥运会形式的比赛。比如说我们去年年底在绍兴环城河,配合景点建设,搞了一个皮划艇的马拉松。当时我在岸上看,正启航的时候,绍兴的老百姓说这个船怎么这么快,他没想到划起来会这么快。我想他第一次看到了感觉很惊奇,等到他有机会尝试的时候,就体会到乐趣,就会参与进来了。象赛艇,我们已经推出四届清华北大的两校对抗赛,推出了世界名校赛艇比赛。我想推出赛事的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它,去看它。首先你得看,知道怎么回事。在这个过程当中,他感觉能参与,又进了一步,在能参与的情况下,这个项目就会进一步普及。所以我们想,一方面继续抓好奥运队伍,另外一方面组织合适的人力改造奥运项目,让它更贴近大众,大众有了兴趣,项目就发展了。有一些其他的海洋项目,我想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也会很快的推广。

主持人: 人们对体育观念的改变,也会有改变?

韦迪:我们去年搞环海南岛的大帆船比赛,我们战胜了两条香港的船只,两条大帆船,船上有一个水手是有名的企业家王石,这都是在组织,在做这些工作。但是更重要的是怎么使我们的项目贴近老百姓,贴近大众,变成大众能够参与的,能够喜欢的,我相信水上运动才真正能够普及和推广开来,我们将会努力做。

主持人: 其他的项目都会有一些自己的明星,有没有考虑在水上运动项目上,塑造一些明星,提升这个运动在群众当中的号召力呢?

韦迪:雅典奥运会结束以后,中国的水上明星会有的。运动成绩还不尽人意的时候,明星人为打造是很难的。我们想借着雅典奥运会的比赛,最后努力推出几个中国的水上明星,希望到时候能够得到你们的帮助。

主持人: 那是肯定的。我想起上海在近几年,苏州河的治理得到了一定的成果以后,会在秋天的时候进行赛龙舟的比赛。其实我觉得如果我们赛艇队、皮划艇队进行一定的改造,参与到这个运动当中,因为我记得在那种比赛当中,苏州河两岸的老百姓,围观的人是非常多的。是不是有这样的可能呢?

韦迪:上海的苏州河上,已经在两年前开始出现了大学赛艇队的身影,交大和复旦已经开始搞比赛了。但是毕竟比赛的次数太少,比赛队伍也少。我想,今后我们的这些专业队伍也会配合上海体育局一起来做这些事情。比如我们想,在上海要进一步推广大学生的赛艇活动,能够让大学生,比如说能够开设赛艇的选修课,让大家去参与嘛。

主持人: 我们学校有很多体育赛事的协会?

韦迪:对,让更多的学校组建这种队伍,在苏州河当中,真正能够搞起赛艇比赛来。如果说上海的大学需要我们专业队伍配合,专业队伍烘托的话,只要是非奥运会年,我们就可以做。我们首先满足的还是奥运会。

主持人: 可以派一些教练?

韦迪:可以,包括教练。不止是赛艇,包括皮划艇都可以搞。今年我们水上中心正在努力筹划,争取今年8月份在上海黄埔江搞一个F1摩托艇的比赛。上海市政府已经同意,比赛的时候,黄埔江封航3小时,我想将给上海市民提供一个很刺激的高水平的比赛。包括其他的象滑水,我们中心应该说开展的水上活动很多,我们很愿意为老百姓创造更多的参与水上项目的机会。应该说,水上项目的发展,还在于大众参与,大众参与多了,关注度提高了,我相信企业也关注了,企业也会支持,就形成了一个良性的运作方式,这应该是我们努力追求的。

主持人: 我相信老百姓喜欢水上项目的潜力是有的,人本身对于水,对于大海,对于长江,都会有很深的感情在里面,很希望去亲近它们。

韦迪:人和水的关系与生俱来,谁看见了水,都愿意贴近它,和它融为一体。水的项目,是二十一世纪老百姓必然的选择。我们所做的工作是搭一个桥梁,使老百姓更快的走向海洋,走向湖泊。

主持人: 谢谢韦主任,我们希望老百姓能够更早的接触到这些水上运动项目。今天我们的名人聊天室就到这里,欢迎下次同一时间,收看我们的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