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水上中心主任韦迪做客华奥星空聊天实录(2)

2004-06-17 16:51     未知

(三)中国的水上运动历史,可以追溯到很远,也可以仅回顾近几十年......

主持人: 那您家里人对水上项目,有没有特别喜欢的?

韦迪:我是2001年的3月份到水上中心来的。在这之前我没有实际看过一个水上项目比赛,我了解水上项目只不过跟大家一样,通过电视,有时候介绍某一个比赛,某一个新闻看过,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并不知道它一些细节的东西。当时组织上决定调我到这儿工作之后,我记得那时候离报到还有20天,我自己跑到体育报出版社门市的地方,专门把水上项目的教材买了一本,回去之后现看现学,恶补一下。家人没有任何人参与过这类项目,我想这也正常,因为就水上运动而言,目前对中国的普通大众,离的还稍微远了一点。因为水上项目的发展,离不开强有力的经济支撑,它需要特定的器材,需要特定的环境,比如说水域。在前些年,普通大众是不太可能想象到能直接参与进来的。更多的可能到公园去划划船,我想一般家庭都划过。但是公园现在的划船和水上项目的划船还不一样。

主持人: 很多观众还是不清楚,水上项目是什么概念,不太了解的人会以为游泳,跳水就是水上项目?

韦迪:你说得很对,水上运动这个词从广义上来讲,它应该包括所有在水中所进行的体育运动,都应该叫做水上运动。但是也有一个狭义之分,作为中国体育管理的历史来讲,国家体育总局为了便于实施分类管理,把广义范围的水上运动分成两大块,一块就是不使用器材的,只靠运动员自身能力来进行比赛的。比如说游泳、跳水、花样游泳,把这个组建了游泳管理中心,专门用于不用器材的水上运动。把所有其他用器材的水上运动划为水上运动管理中心。这个狭义的水上运动包括帆船,帆板,赛艇,皮划艇,还包括蹼泳,蹼泳更接近于游泳,但是它戴了脚蹼,这样他就归到水上运动中心了,包括潜水也是。我们中心是管有器材的水上运动,简单的说就是这么一个概念。

主持人: 我们中国的水上运动,在亚洲,是处于怎样的地位呢?

韦迪:中国的水上运动如果讲历史,可以追溯到很远,也可以仅回顾近几十年。郑和,大家都知道,中国历史上、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能够远洋驾船出去的,但是我们所谈的水上运动呢,更多的是和奥林匹克运动连在一块儿的。如果谈和奥林匹克运动连在一块的水上运动,中国四十年代在上海就曾经有过赛艇,有过教会学校搞得,或者是带进来的项目,在苏州河就曾经有人划。

主持人: 当时是外国人搞的赛艇俱乐部什么的?

韦迪:这个时候,也有少数的中国人介入。我们有一个老裁判,那个时候就参与了。

主持人: 最早一批参与赛艇运动的就是这个时候开始的?

韦迪:真正意义上的还是文革以后,就是改革开放的初期,七十年代后期,中国开始恢复了赛艇和皮划艇的运动,按照奥林匹克的规定恢复起来的。中国的项目是由军事体育起步,逐渐过渡到奥林匹克的各个项目。如果说整体的水上运动水平,中国水上运动的发展水平在亚洲还是领先的。标志就是连续几届亚运会,我们都是水上项目的金牌大户,金牌多数是我们中国人夺了。但是和世界水平相比,作为一个水上人,我也是感觉到非常遗憾,到目前为止,中国在41个小项目当中,还没有一个项目夺得过奥运会的金牌。这个确实是让人遗憾的事情。历史上,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时候,中国赛艇女子夺得了银牌,还有女子八人艇的铜牌,以后在1992年和1996年都曾经获得了奖牌,但是与金牌都是擦肩而过。2000年由于特殊原因,皮艇出现了问题,最后没有好的名次,只有第八。皮划艇在1996年奥运会取得了第四,世锦赛夺得过亚军。赛艇倒拿过世锦赛冠军。帆板的水平略好一些,中国帆板应该说起步也比较早,特别是女子帆板,和国际上可以说是同时起步。在1992年的时候,张小冬就夺得了银牌。后来辽宁的李科,1996年第四,广州的张楚君,2000年第七。而且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中国香港的李丽珊,还拿过金牌,我们现在提出来,要向她学习,分析她成功的经验,到底我们跟她差距在哪儿,要进一步赶上去。

主持人: 她好象一直都是在国外训练的?

韦迪:她成功,除了自己个人刻苦、投入之外,我想还有几个优势:第一,训练动力问题,训练动机坚定,热爱这个项目。第二,语言上有优势,在香港她的英语是很好的,可以做到与世界上其他国家运动员很自如地交流。第三,香港开展的几个比较强的运动项目当中,得到了香港行政部门的大力支持,使她基本上能够在每年训练的时候,按照她的需要来安排。但是更主要的还是她自身的努力。我想中国运动员应该向她学习,再有一个她比较好的地方,就是文化的综合实力要好一些。因为她接受了比较系统的教育。我们的队员应该说比较早的从事专业以后,在文化的认知能力上看,略有不足。这个方面是今后我们必须要解决的。

(四)我们面对的是奥运会的41枚金牌,我们的任务是尽快使中国水上项目加快发展速度,在雅典奥运会争取有一个让国人满意的成绩。

主持人: 有可能这方面影响到教练意图的理解,和这个项目本身的理解。

韦迪:帆船帆板是智能型的项目,更主要的是自己的认知水平,这方面是最重要的,不象赛艇以体能为基础,要付出更艰苦的体能方面的训练。帆船应该说相对的还滞后一些,目前上海的欧洲级项目是不错的,是大踏步的前进,2001年以前,能排到世界上三十几位,2002年世界锦标赛夺得第九。这批孩子应该说非常好,语言上英语可以对外交流,有两三个队员可以用英语写训练日记。这些积累都预示了今后会有一个快速发展期。作为我们来讲,水上项目奥运会还没有拿过金牌,总局也明确把我们列为119工程当中的一部分,三个基础大项当中的一部分。我们面对的是奥运会的41枚金牌,我们的任务是尽快使中国水上项目加快发展速度,在雅典奥运会争取有一个让国人满意的成绩,我们现在在努力做,力争做好。

主持人: 有一个网友说,1992年的时候,还曾经在奥运会上有过比较好的成绩,现在好象处于渐渐下滑的趋势,这是怎么一种情况?

韦迪:1992年如果说帆板的话,张小冬获得了巴塞罗那奥运会的银牌,这是女子帆板第一次列入奥运会。客观上确实整个世界女子帆板的发展水平还没有象今天这样普及,这样高。我们开展的又比较早,相对的有一定的优势。第二,张小冬有一个比较好的、比较负责的教练,原来的王立同志,他在组织和带领张小冬的训练当中,把握住了当时训练最前沿的东西,能够使我们的女子帆板水平是世界上一流的。但是王立同志1994年就退了,退了以后呢,换了几个教练来带帆板,一方面是国际上其他国家的水平在逐渐提高,另外一方面,我们在换代过程当中,也经过努力,但是既有我们管理中心组织上的问题,也有在这种换代当中的一种不成熟,最后使这个项目没有能够保持住高水平,有所下滑。所以说中国帆板2000年男子项目能冲进奥运会第五,是有实际意义的。中国男子项目比女子项目更困难,因为男子项目竞争的难度更大,范围更广。男子项目能上得去,只要我们训练的方向对头,方法得当的话,会再冲上去。这一次周元国和女子的殷剑,在雅典这次比赛的时候,他们现在憋足了劲,力争向奖牌发起冲击,我想会有成绩。

主持人: 好象帆船帆板拿到了三张入场券。

韦迪:对。今年会有十几个项目获得资格,我们将组成历史上最大的队伍。总局今年还没有明确做出决定,凡是获得资格的都参加,所以我想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个队伍了,二十多个项目吧,人数会最多。

主持人: 在去年世锦赛上,皮划艇队好象是获得了四张,这好象是比较理想的一个成绩,是吗?

韦迪:我想用另外一个词,这一次世锦赛皮划艇获得的参赛资格,应该说是创造了一个新的历史。过去从来没有,尤其是男子项目上。有几个标准,一个是女子全部获得资格,这个过去没有。过去是有一个项目或者是两个项目,但是没有三个项目同时获得。第二,男子项目过去也没有在世锦赛的时候就获得资格。过去会在入选赛,或者亚洲的资格赛的时候再打,这次是在世锦赛上,而且全部都创造了中国的历史最好成绩,显示出了上升的整体势头。而且这个比赛当中,咱们的单划选手还曾经创造了2003年的世界最好成绩。这一切说明皮划艇的训练证明了上升,而且效果也比较明显,坚定了运动员在雅典奥运会争取更好成绩的信心。

(五)从去年进入冬训以后,我们意识到赛艇和皮划艇要想实现金牌的话,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基础能力的提高。

主持人: 他们取得这么大进步的原因是什么呢?

韦迪:首先从指导思想上,明确提出了队伍的组织也好,训练的管理也好,就要用一种超常规的思维来组织,来管理,目的是要达到跨越式的发展。刘爱杰他们一批同志,组织一批高学历的人,和我们组成了一个科学训练的工作平台。常在队里的高学历的人是三到四个,去年一年到队里参与工作的教授、副教授、博士,恐怕是二十多个。

主持人: 甚至他们还请一些举重运动的专家去他们队里面讲课,指导训练?

韦迪:这也是一种超常规思维的体现。水上项目有一个特殊性,这些队伍一般训练的地点都是远离城市,而且也远离人群。虽然好象在风景区,其实原来都是湖,荒芜人烟。这个项目历史上这么多年,是远离城市,远离人群的。由于这种客观环境,养成了这些水上队伍非常朴实,非常敬业,非常能吃苦。但是确实缺少和其他项目之间的交流。缺少了交流之后,等于是自己一个脑袋。我们想怎么把别的项目好的脑袋都集中在一起,会诊。从实践上看,也从过去请去讲课,到后来请去指导训练,请去带领训练。我举一个例子说,从去年进入冬训以后,我们意识到赛艇和皮划艇要想实现金牌的话,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基础能力的提高,是必须要狠抓不放的,而且要采取有效的手段,要构成有效训练,有效地解决力量能力的问题。为此我们请到了中国第一代举重运动员万德光,是北京体育大学的教授,研究了一辈子力量。他解决力量是肯定有办法的。正式聘请他到队里来负责力量训练,由他制定力量训练计划,指导力量训练的过程。经常性的测验,或者是搞一些小的测评,很有效地解决了力量、能力问题,我们也进一步感觉到,这种力量还需要转化,也就是说,力量绝对指标有了以后,要把这种力量变成可用力量,我们用的一个词是自主性力量。

怎么转化?我们想到运动员的协调性和柔韧性不够,我们专门把原国家田径队的教练,四百米拦的教练请去,专门负责解决这个问题。他下一步还有一个任务,解决整个比赛节奏问题,训练的节奏问题。我想通过这些,各个项目的专家们,高水平专家们的介入,自己本身有一个高学历群,渴望成功的教练群,再加上其他项目专家群的介入,构成这么一个工作平台的话,走向科学训练,实现科学训练,这才有可能。我想这个做法也是我们皮划艇进步比较快的原因之一,也尝到了甜头,打算今后还要这么走下去。

因为这些运动本身的发展历史就比较久,他们从事这个运动的时间比较长,他们的经验理论各方面都比较完善一些,所以请他们来做我们的借鉴。因为体育运动项目在身体方面都是相通的。这些优势项目是积累了几代人努力的经验和智慧。比如说我们去年请国家举重队副总教练到队里去专门讲力量训练。后来我们又请了浙江队的七项全能的外籍教练,请他到队里去讲训练。他们的到来丰富了中方教练的思维,拓展了视野,确实使我们感觉到了,我们按照原路子走,应该说有好的需要坚持,但是更主要的,发现一些问题,怎么样改进,改进了,前进速度就快了,就可能会更快的接近世界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