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少年选手横扫青年组比赛 梁耀月人小志高

2005-07-18 15:54     未知

梁耀月和她的教练阳向斌

    武汉2005全国青年蹼泳锦标赛暨少年邀请赛金牌最多的选手是广西队即将参加世青赛的选手梁耀月:报名女子青年10个项目,最后摘了7枚金牌。而实际上,今年16岁的梁耀月本应该参加少年甲组比赛。

两次世青赛:不同的滋味不同的心情

    月底就要去波兰征战世青赛,其他参赛选手都在备战未来武汉,梁耀月倒在国内的一个普通赛事中忙碌。原因不复杂,教练阳向斌说:“小孩子,多锻炼锻炼,积累点经验。”难道不怕大赛前过度劳累?梁耀月自己满不在乎:“年轻嘛,睡一觉就好了。”看来,她对自己的状态相当自信。

    虽然只有16岁,梁耀月此番出征波兰,却是二度打世青赛了。说起首次出国参加韩国世青赛,梁耀月感叹:“那次好累呀!七天比赛,从头到尾天天上场:参加4个项目,可是每个项目都设立了预赛、复赛、决赛三个轮次,总共12场比赛!看到别人赛完了,自己好羡慕!游到最后,简直都不知道自己该游什么项目了!”

    不但比赛场次多、忙得不可开交,更由于当时中国队始终不见金牌入账,压力大,上上下下都很着急,当时年仅14岁的小姑娘梁耀月也觉得好紧张。加上赛前两个月的脚伤被抽了三次积液、打了四针封闭、挨了两刀小针刀,对训练大有影响,让她受了不小的苦,最终她只获得了世青赛铜牌。

    今年世青赛,梁耀月自信很多,她很清楚自己承担着夺金任务,她要在100米蹼泳和100米器泳上力争站到世界级比赛的最高领奖台上去!

感谢妈妈:风雨无阻送女 目标不断提高

    梁耀月能给不熟悉自己的人留下“这小孩有礼貌”的印象,教练阳向斌说:“从小她的家庭就注意这方面的教育,比较懂事。”看来,她的家长颇有不一般之处。果然,不用别人任何提示,梁耀月就忍不住夸上妈妈了:“我能走到今天,我妈妈功劳可大了!”

    小时候到南宁市体校训练,很多小孩的父母把他们送到游泳馆就离开了,小孩子自己跑掉去玩家长并不知道。梁耀月没有过任何“逃走”的机会,因为妈妈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眼睛和不懈坚持的耐心。

    在体校的业余训练用的是中午时间,不能休息不能玩,着实辛苦。逢到刮风下雨,梁耀月满心希望能逃过一次训练,便说:“我下午考试呀,不去啦!”妈妈发动了摩托车,也有自己的理由;“反正你习惯中午不睡觉的,还是去吧!”她记得坐在车上,大风雨几乎将摩托车打倒在地,而妈妈顽强地迎着风雨前行。

    在训练场,妈妈站在一边,莫教练说了什么,妈妈渐渐也记住了,回家讲给女儿听,倒像是在开小灶。小孩喜欢趴在床上看电视,妈妈就说:“看电视不如坐坐模仿动作。”于是,梁耀月趴在床边,两腿悬空模仿蹼泳的打水动作。本来水性就好,再这么加班刻苦,梁耀月进步快就没的说了。

    小孩子练蹼泳要过压关节这一关,关节硬,被压得好疼,几乎没有孩子不哭的。妈妈不忍心看下去,干脆一走了之:“教练给你压关节心里是有数的,压不伤,既然压关节,哪能不痛!”

    几件小事,深刻地印在了梁耀月的心里。妈妈爱子女有她特殊的方式,那就是既要严格,又讲方法,让小孩没法畏惧、也没法赖皮。梁耀月回想随着自己成绩提高,妈妈的“胃口”也越来越大,心气越来越高:刚开始训练时,妈妈说:学会游泳就行了!在体校游得不错时又说:看看你能不能拿个广西的全区冠军啊!然后又是争取全国冠军啊!参加世青赛,能不能拿世界冠军啊……总之,目标没完没了。

    现在她已经懂事了,这些难道不正是自己所追求的吗?只不过小时候懵懂、还没有清晰起来罢了,其实它就是一个运动员把青春年华专心投入到一项运动时,内心真正的渴望,只不过它曾经那样遥不可及,而现在终于越来越近!

    也算是小有点名气的梁耀月感谢妈妈,也感谢教练。尽管现在已经离开了启蒙教练莫江宾进入了区队,但当时训练的情景她记忆犹新:“当时莫教练好恐怖哦!好厉害!”莫教练听后笑了:“当时不对他们严,他们也出不来呀!”他非常自豪自己把一个非常优秀的苗子送到了广西队。

    进入广西区蹼泳队,梁耀月从个子最矮、成绩末尾一举而成为主力队员,并承担起国际大赛任务。她盼望着自己长大,那样她就可以跟世界上水平最高的选手竞争了。(高进)